周一悦读门外岐黄阑尾炎amp

时间:2016-12-15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佚名 点击:

ZAN聚友·經典分享系列

四十、阑尾炎

一大早迷迷糊糊,还没有睡醒,电话声吵醒了。二郎中睁开惺忪的双眼,听到一串声音:

  “老婆阑尾炎复发,非常痛,医院拍片。”

  “啊?去医院拍片?”二郎中迟疑了片刻,接着说:

  “去吧。”

  迷迷糊糊继续睡,电话铃又想起了:

  “医院,你会针灸,帮忙针一下,好吗?”

  “好,马上到。”

急急忙忙,早餐没有入肚,到了病人家门口。病人还在车上,坐在座位后面,看她脸上苍白,疼得浑身无力。二郎中说:

  “没事的,回家去。”

  一进门口,听到病人母亲第一句话:

  “还医院,回来干什么?”

  “医院人多要排队,先针灸一下吧。”

  “针灸?”病人母亲满脸不高兴。

  二郎中没有说话,关上门赶紧针灸。针灸的同时吩咐去捡药。

  过了半小时,病人呕吐了,想大便了,知道针灸已经奏效。但依然痛,痛得浑身无力。病人母亲跟她去了厕所,用了开露塞,没有下来。

  二郎中有点不高兴,怎么没问就用开露塞呢,二郎中依然没有说话。

  药到了,帮忙煲药去。

  药入口,病人好了些许,仍然痛。二郎中问:

  “什么地方痛?”

  “不知什么地方痛,胃很不舒服。”

  二郎中清楚,这是阑尾炎引起的脾胃不舒服。

  病人睡下了,痛楚有些减轻,口里说:

  “去把阑尾割了!”

  二郎中笑笑出了房门,来到大厅,无意听到了病人母亲跟病人老公的争吵:

  “还医院?”

  “去医院有什么用?没有事不要去!”语气有点愤怒。

  “医院,你自己想清楚。”

  病人老公更加愤怒,脸上一片想发火之色。

  拉过他,二郎中轻轻说:

  “去医院吧,检查检查一两个小时,药已经进去了,到那时候也就没事了。再问你老婆割不割。”

  二郎中继续说:

  “你老婆痛得不清醒,等她好了再问问还割不割?”

  他还想坚持在家里看病,二郎中赶快说:

  “人难做,跟岳母没必要反脸。”

  收拾好东西,医院赶。是急诊,挂号,量血压,检查,开方,忙忙碌碌一个小时。

  在这一个小时,二郎中陪着病人,跟她聊天。没多久,她好多了。

  等忙完了要去拍片,病人已经站了起来跟她老公说:

  “现在我从地狱回来了天堂,刚才痛得我死去活来。”

  “现在没事了?”

  “没事了。”

  转过脸问二郎中:“我明天可以上班吗?”

  “可以啊!药继续吃。”然后笑笑问她:“还割吗?”

  她不好意思说:

  “我怕破裂引起腹膜炎。还有,这是家族病,家里几个人都因为肠道问题离开人世。”

  “腹膜炎更好啊,很快治好的。”二郎中哈哈大笑说了起来,转过脸又叹了一口气。

  一样的病,中医下针下药的两小时,西医排队挂号检查还没有开始治疗的两小时,对西医,病人可以忍受,对中医,病人不能忍受。在心里体会了什么叫中医难,难于上青天。

  一个信中医的老公,一个半信半疑的老婆,一个完全不信的母亲,中医面对的不仅仅是一个病而已,面对的是整个社会的审视,一个家庭的不信任,而病人对西医宽容多了,对中医则不止苛刻而已。

  什么叫快?什么叫慢?西医挂号检查拍片越来越痛的两个小时叫快,中医下针下药越来越不痛的两个小时叫慢;医院叫做治疗,花几十块钱捡药煲药叫做麻烦。

  这就是中医。

出医院去,转头笑笑跟病人说:

  “现在知道,还割吗?还打点滴吗?”

  二郎中继续笑笑说:

  “在妈妈面前,不要忘了给你老公说好话。”

其实,二郎中笑得很勉强。

四十一、高血压

接到一个

  “医院检查,高压,低压,那位医生是中西医结合治法的博士。他说利尿低压就会降下来。”

  二郎中还没有反应过来,他接着说:

  “他说得是不是这样。有没有办法把低压降下来。”

  二郎中刚想接嘴,听到一连串的声音:

  “不太客气的话,你中医有个师父,跟你师父商量一下,看能不能把我的血压降下来。”

  二郎中一听,脸红了,不要说没有中医师父,只有中医老大二郎中,在老大面前哪敢说这件事。

  不要说商量根据西医指标把血压降下来,就是说病人一边量血压,还一边帮忙治病已经能让二郎中无地自容。老大的脾气,把病人赶出来。因为不是用中医的标准来衡量中医,就好像你不要用男孩子的身材去评价女孩子,如果这样的话,找女人你等着找恐龙吧,怎么看怎么别扭。

  但——

  没办法,现实就是如此,人们都爱用西医的标准来衡量中医,拿着米尺来丈量小米。在中医看来,没有高血压这个名词,只有不同的证状而已,根据症状下药,至于血压不是他考虑的范围。但奇怪的是,根据症状下的药服下去,血压也自然降下来了。这样简单的事实二郎中不知陈述了多少次,也不知强调了多少次,难道没有发明血压计之前有现在所说高血压症状的人都死了,没有嘛。

  “你注重自己身体感觉好了,感觉好就好了,不要理数据如何变化。”

  西医的数据是怎么出来的,平均出来,也就是你要达到平均人的标准才算没病,就好像全国人民女子平均身高一米六,太矮太高都不符合标准。不符号标准西医把他叫做有病。有病怎么办,很简单啊,矮的拔高,高的削下,大家一样就好。如果他天生是这样,那是基因有问题……过几年,西医还会有新发现告诉你,根据最新研究,以前标准不准,最新最准的数据是什么。

  但按以前标准治病的人找谁算账去?

  没有人知道。

  二郎中治过的高血压病人,所谓的血压很容易降下来,观念却不容易转过来,很多人明明感觉舒服,身体没有什么大碍,还是不放心,一天量几次,甚至几十次,天天盯着数字看,一看数字有点偏离,大喊大叫说血压高了。然后叫着开降压药。股市也有有起有落,你总不能一升你就觉得赚钱了,一降你就亏了,然后喊着买入卖出。

  中医哪有降压药,把身体五脏六腑理顺了也就没有病了。但病人总会跟你说:

  “医生说血压高容易引起中风,吃降压药能预防中风。”

  二郎中很多时候很无奈,这个医生那个医生,如果二郎中很自负地话,会说:

  “这些医生都是垃圾,垃圾的话你也信。”

  二郎中不能说这些话,泥菩萨过江,自身难保,人家吃香喝辣的,这样说明显是嫉妒,心胸太狭窄了。

  不吃降压药会中风,吃了降压药一样中风。这是不争的事实。而且,吃了降压药更容易中风,把血管硬化了,好像塑料管被太阳暴晒,一有水压,爆裂了。

  如果勉强用比喻来说,把血管比作河流,由于各种原因河流堵塞了,但身体还要供应同量的血呀,只好用了另外一个办法,提高血压的方法供血,这是身体自我保护功能。我们要做的事是把河流堵塞打开,让河流恢复正常西医也做类似的事,他没有把堵塞打个,而是一个劲把河流挖宽挖宽再挖宽,挖呀挖,有一天把血管给挖薄了,大水一冲,好了,中风了。听说还有一个办法,把水量减小,血让他走吧,把水扣下来,这是利尿剂的作用。至于河里要不要水,身体需不需要水,那不是西医的问题,目前要解决的是血压问题。

  怎样解决,科学昌明就行了,耐心等吧。

二郎中没有耐心,用自己的中医来调理身体,二郎中相信一个判断实:二郎中不做白老鼠,时时变的东西,今天才说新发现,明天就说副作用,信不过。中医几千年不知多少人证明了它没错,要试也去试千百万人试过没有错的东西。

读完文章后,您有何感想和问题,欢迎加人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北京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
皮肤白癜风诊治医院

转载请注明原文网址:http://www.ksmxo.com/byjj/3960.html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